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自集趣事

醫院的手術

2019-07-16 來源:自集趣事網

“現在為大家播放一則醫院糾紛案件,在H市一名患者因食物中毒,導致神經衰竭被送往醫院全力救治,但在一個星期之后不幸死亡。家屬要求醫院方承擔所有責任,賠償經濟一百萬元,醫院方目前沒有回應。”電視機里的女主播輕起紅唇,干凈的聲音讓人耳目一新。

我拿起遙控器點擊關閉,有些憤然的看著身邊的閨蜜,:“無語,醫院已經全力搶救,這些家屬還在胡攪蠻纏,真是不講理!”

“哼,我看他們是窮瘋了,這樣的人,死了活該。”閨蜜義憤填膺的說著,對于這件事情也是嗤之以鼻。

“對了,聽說你們這幾天要去H市的海邊旅游,現在出現這樣的事,你們還打算去嗎?”我拿起茶幾上端放的果盤,伸到閨蜜面前招待著她一起吃。

閨蜜吃了兩顆葡萄,抿著嘴甜甜的說:“還不確定呢,等我男朋友工作忙完的吧,就在這幾天了,二人世界的哦!”閨蜜嘻嘻一笑,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,在我眼前比劃著V的字樣。

“那你們可要當心食物中毒的哦,我可不想你們一去不復返啊。”

“烏鴉嘴!看我的無敵粉拳。”

到了中午,我的男朋友打電話過來,說要給我一個驚喜,讓我在家等著。不一會,男友敲門的聲音響起,打開門后,只見他拿出兩張旅游團的票卷,放在我的手上,居然是H市的海景7日游。

我無奈的拿著票卷給閨蜜看,她看到票卷后,發現居然跟她在同一個城市,在最終的笑場之后,我們打算結伴同行,一起去H市旅游。

在人民廣場會和見面,初次看到閨蜜的男友,臉部棱角分明,真是英俊瀟灑。我跟在男友的身后,走到她們身邊,男友落落大方的伸出手與閨密男友示好,:“你好,我是周俊,這次打擾你們了。”

閨密的男友顯得穩重成熟,微微的笑著:“你好,我是陳明,這次能與你們結伴同行,十分榮幸。”

閨密笑著看著他們打招呼的方式,扭頭調皮的拉著我的手,像她男友介紹道:“我的好閨密,王妃,但不是你的王妃哦!”

我們四個人互相介紹完之后,各自收拾著身上的行李,等待著旅行團的大巴車。

沿途的風景滿目青翠,倒行的綠樹似乎在跟我們打著招呼,我們滿心歡喜的期待著這次的旅行。

下了車,隨著旅行團來到一所特色的酒店,復古的建筑風格,讓我們怦然心動!丟下行囊后,我們便迫不及待的來到了海邊

踩在柔軟的沙灘上,微熱的溫度正好適宜,一下午的玩耍之后,我們四人的變得熟絡起來。

晚上,一起聚餐吃海鮮,周俊跟陳明兩個人喝了不少的啤酒,我跟閨密在旁邊拿著相機,偷偷的記錄下他們酒后的窘態。

深夜,我躺在男友的懷里,隨著他腰肢的擺動,我們幸福的融合在了一起。歡愉之后,打開電視看著新聞,“本市最新報導,繼上次食物中毒案件后,我市新添多起食物中毒案件,患者目前仍在搶救,望大家注意飲食。”看到新聞后,我有些擔憂著這次的旅行。

次日清晨,起床后看到男友蒼白的膚色,眼圈發黑,我緊張的拍著他的臉頰,沒有任何的反應,想起了最近一直報導的食物中毒事件,拿起電話趕緊撥打了120,剛打完不久,門后傳來急促的敲門聲,“咚咚咚…”

“王妃,陳明一直昏迷不醒,該怎么辦啊?”閨密淚眼汪汪的看著我。

“我剛剛撥打了120,陳明應該是食物中毒,等一會救護車就會來了。”,按著劇烈跳動的胸脯,害怕的跟閨密緊緊的摟抱在了一起。

剛進醫院不久,一位醫生走了進來,“你是患者的家屬嗎?目前患者情況不是很樂觀,需要家屬在這上面簽字,隨時可能手術。”

我顫抖的拿起了筆,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亂了思緒,結結巴巴的說:“醫生,求你…一定要治好我的…男朋友。”

“你放心,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職責,患者現在需要安靜,你先出去吧,等情況好轉的時候會通知你的。”不等我的回復,這位戴著白色口罩,看不清面目的醫生,把我推出了病房。

在離開病房的時候,看見閨密同樣的從令一間病房,被一個醫生推了出來,我們面面相覷,感到莫名其妙。

我跟閨密回到酒店后,漸漸的冷靜了下來,覺得很奇怪,有哪家醫院不允許家屬的陪護?而且,只是食物中毒,需要做手術?等我們回過神來,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。

在一番商量之后,決定明天早上再去。閨密去了衛生間洗澡,我心有余悸的想著男友,沒想到食物中毒的事情,發生在男友身上,打開電視,想了解更多的食物中毒新聞。

“據本臺消息,目前H市食物中毒事件持續增加,截至目前統計,已有20位中毒患者,均搶救無效死亡。”電視機里的女主播傳出的聲音,此刻,在我的耳邊猶如晴天霹靂。

心煩意亂的看著電視里公布的死亡名單,“周俊,陳明…”目瞪口呆的望著電視機里漂浮出來的名字,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“王妃,王妃,你醒醒,你怎么了?”耳邊傳來焦急的聲音,目光朦朧的看著閨密,她急忙的拿起電話撥打了120,:“喂,是120嗎?我的朋友暈了過去,有可能是食物中毒了。”

我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,閨密已經撥打了120,伸出手抓住閨密,虛弱的把男友的死亡告訴了她。

“啪”的一聲,閨密手中的水杯摔的粉碎,散落一地的玻璃渣,刺破了她的小腿,鮮血順著小腿流了一地。

這時,120的急救人員正好趕到,把我們送往了醫院。我告訴醫生我們沒有事,閨密只是小傷口,而我也只是暈了過去,沒有食物中毒,但是,他們安排了我們住院,表格上赫然的填寫著食物中毒,需要手術!

心驚膽戰的看著表格上的字,已經覺得這家醫院不是那么簡單的了。我朝著閨密使著眼色,故作鎮定的說:“我錢包忘在酒店了,你陪我一起去吧。”閨蜜看見我使的眼色之后,心領神會的配合道:"好的,我也有東西丟在酒店了,正好陪你一起。”

門口的保安這時悄悄的走了過來,“啪”的一聲把我的閨蜜擊暈倒地。附近穿著白色大褂的醫生,將我牢牢的抓住,拿出一根麻醉針,朝著我的脖子注射了進去。

“這個女的現在送到A區手術室,摘除眼球,腎臟,明天有一個大顧客過來取貨。那個王妃先關進停尸房,等過幾天跟買家聯系好之后,再進行手術。”一個穿著黑色西服的高個男人,拿著一副墨鏡,嘴角帶著一絲譏笑看著躺倒在地閨蜜,終于在麻醉藥效的作用下,我昏了過去。

停尸房里寒冷刺骨,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,在冰冷中我逐漸的恢復了意識,這時候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時間,只能憑著感覺在停尸房里摸索著。突然,門口的大門“咣”的一聲,被一個虎背熊腰的大漢打開,他一只手抱著死去的閨蜜,扔進了停尸房,借著開門的光線,停尸房里慘絕人寰的景象,猶如地獄的十八般酷刑,割鼻、挖眼、破腹、截肢…

我失聲尖叫著,捂著腦袋無助的縮成一團,看著滿地的鮮血,慘死的閨蜜,被劈成兩半的周俊跟陳浩,還有許多不認識的人。直愣愣的看著門口的大漢,發了瘋的朝著門口沖了過去,他一腳踹在我的胸口,“咔嚓”一聲,我的肋骨被巨大的力量踢斷,口中噴涌著鮮血,躺在地上抽搐著。

“你怎么搞的,這個女人是被老大安排好明天的手術,你這樣踢壞了他,怎么交代。”

“隨便踢了一腳,誰能想到她這么不經踢…”

“行了,趕快把他抬去手術室,死了他的器官就不值錢了,而且那邊變態的醫生,就喜歡在活人身上做手術。”

迷迷糊糊的被抬進了一個隱蔽的房間,四周熾亮的聚光燈刺的眼睛生疼,我忍著疼痛掙扎著,絕望的嘶喊著:“你們這幫畜生,咳…咳,總有一天你們會被繩之于法的。”

“哈哈…這小姑娘挺倔啊,好久沒有碰到這樣的人了,今天不用麻醉藥,直接手術。”站在旁邊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,一雙惡心的斗雞眼陰森森的盯著我,話剛說完,他拿起一把生銹的電鋸走了過來。

“啊…啊…”撕心裂肺的痛楚讓我緊繃的神經,在這一刻斷了弦,痛不欲生的嘶吼著,隨著雙腿從電鋸中分開,我的眼神漸漸的失去了生命的神采。

“現在為大家播報最新的食物中毒事件,目前H市已有22名患者全部不幸身亡,在醫生帶領的科研小組共同研究之下,這次的食物中毒與一種新型的病毒有關,請廣大市民做好防范措施,注意健康的飲食習慣。”

作者寄語:笑臉、笑臉

相關文章
?
爱棋牌游戏中心 被骗到越南赌博 重庆老时时技巧 腾讯二分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360开奖结果 李逵劈鱼原理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 网上赛车赌博解密 新时时倍投计划 鸿彩app下载 竞彩篮球混合过关规则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内蒙古新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新版超级大乐透app下载 新疆时时计划 福彩3d走势图